当前位置:首页 > HTML技巧 > 正文

朋友圈流行“学霸”打卡

07-26 HTML技巧
  朋友圈流行“学霸”打卡
 
  在线教育快跑,从K12到都市白领
 
  每日一读便可获得一本原装英文书,刷屏朋友圈的百词斩单词打卡,分享一门精彩的哈佛公开课或是注重实践的运营课,在朋友圈晒学习,已经成为越来越多追求上进都市人的生活方式。无论是为了孩子精挑细选英语、数学、编程等“K12刚需族”,还是为了提升职业素养、专业能力的成人教育,朋友圈刮起了浓浓的学习风。巨大的市场带来的物质财富和教育本身给予的精神财富,也让学习这件事,成为资本、企业、用户共同看好的一片海洋。
 
  刷屏背后是“超有爱” 明星产品盈利模型待解
 
  我在百词斩学习了35个单词,超过了20%的人;在薄荷阅读的第23天,已读了12053字……坚持了一个月的打卡后,白领郭女士收到了两本英文原装书。“品相不错,挺有成就感。”
 
  同为刷屏,郭女士这样的“学霸”打卡一族,算得上朋友圈的一股“清流”。虽然内容重复单调,但因为学习二字,对“追求上进”的都市白领来说,带来的刺激恐怕比9.9包邮的拖鞋更多。实际上,刷屏的学霸打卡工具们大都是一家名为成都超有爱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超有爱”)的产品。公开资料显示,成都超有爱成立于2012年,现已完成C轮融资,总融资额接近6000万元。公司目前拥有百词斩、薄荷阅读等产品。
 
  虽然拥有众多造成刷屏之势的明星产品,但超有爱的盈利模式却比较单一。2015年,百词斩尝试在天猫上售卖图书、笔记本、挂件等文具来变现。事后,超有爱CEO欧阳丹表示,天猫店上的销售无法支撑公司的变现需求。2017年6月,薄荷阅读上线,超有爱进入知识付费领域。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的挂牌转让股权公告,超有爱的B轮、C轮投资方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于近日选择退出,以底价5.21亿元转让其持有的超有爱11.58%股权。2018年1月-2月,超有爱营业收入为1102.85万元,净利润281.18万元。
 
  巨头更看重娃娃K12 网易有道推出有道乐读
 
  在朋友圈同时刷屏的,还有从酷爱养猪到高调为“精品课”站台的网易公司CEO丁磊。近日,丁磊在接受财经专栏作家吴晓波访问时称,网易最近十年最重要的事情是做公开课。丁磊对教育的重视,也让一直低调的网易系教育类产品逐渐浮出水面。今年4月,网易有道宣布完成首次战略融资,估值达到11亿美元,步入“独角兽”阵营,网易CEO丁磊也前来“站台”。
 
  从娃娃抓起,正是网易有道的策略。所谓K12,就是从幼儿园到高中三年级的12年中小学教育。网易有道CEO周枫表示,有道在在线教育领域将重点发力K12人群。
 
  今年上半年,有道发布了少儿数学思维启蒙产品有道数学,曾一度冲上app store儿童榜首位。日前,网易有道公司宣布上线少儿阅读应用有道乐读,在中国区App Store首发。不同于成人阅读产品,有道乐读根据儿童发展心理学和青少年阅读力成长规律建立了一套阶梯书库,将少儿阅读从萌芽期到独立阅读期细分为五个阶段。在商业模式上提供了有声书、知识专栏,各种主题电子书及绘本。
 
  在线教育迎来上市“大年” 高额成本也在拖慢盈利脚步
 
  除了做好产品外,在线教育领域也刮起一股资本热潮。
 
  7月17日,新东方在线递交招股说明书,计划赴港上市。同一天,民办教育集团博骏教育通过港交所聆讯,正式进入登陆港交所的倒计时阶段。7月3日,沪江教育也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前不久,“作业帮”宣布获得3.5亿美元D轮融资,今日头条则被传收购“学霸君”部分业务。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据称,2017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交易规模约2402亿元,相比2016年的1560亿元规模增加了53.97%;预计2018年这一交易规模还将超过4000亿元。火热的市场前景吸引在线教育企业努力向前。然而,在线教育的高额营销成本依然挑战着其盈利的脚步。根据招股书,2017年,沪江教育收入从3.39亿元上升至5.55亿元,亏损也从4.22亿元上升至5.37亿元。另一家已上市的在线教育服务商尚德机构2018年一季度财报也显示,净收入同比增长高达161.1%,为4.064亿元,但净亏损也有2.452亿元。
 
  这就意味着,尽管规模实现快速扩张,但高额营销成本也在拖慢在线教育服务商的盈利脚步。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表示,于互联网教育企业而言,高营销成本导致的烧钱不断是企业前期必经之路。例如新东方在线之所以能够盈利,在于新东方本身的品牌影响降低了营销成本。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pointalk.com/html/34.html